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古典武侠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十三姨系列之西域淫狮

    发布时间:2020-10-06 00:01:12   


    限时开放下载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,一边埋头写单子一边问道。「应该是去后面的药房准备药去了吧?也有小半个时辰了呢。」一个小伙计说道。李老本听后,也再没有说什幺,转头向外面喊了一句「下一个……」又低回了头。小伙计也没有再答腔,又里里外外的忙了起来,只是心里抱怨道「阿七去了哪里?现在这幺忙,他就知道偷懒。」 宝芝林后院侧厢房的药房之中。一个斜着头歪脖子的光头,正坐在一个小半个人高的大药箱之上,深灰色的粗布裤子已经脱了一半,耷拉在分开的腿上,半个屁股坐在微凉的木箱上,微闭这眼睛,表情享受的很。还时不时的从鼻子里哼出舒服的声音。在他的胯下,一个年约二十七八的少妇,正在埋头其中,起起伏伏的上下活动。「你这个坏坯子,在这个时间也总忘不了这幺点破事儿,过来这幺久,就不怕别人起疑心?有人过来怎幺办?」 少妇吐出了嘴里巨大物件,用舌头舔了舔不小心弄到嘴唇上的黏液,抬头看了一眼男人,眼角中含着无尽的娇媚,又有点幽怨的说道。「十三姨,你就放心吧,这几天病人这幺多,外面的人手都不够用了,哪里还有人有闲工夫来这药房?再说了,师傅不是平时除了你,也不允许别人随便来这里吗?」男人满不在乎的说道,「快点,再帮我好好的吹一吹,十三姨,你的嘴上工夫还真是厉害。」 原来,这一男一女,不是鬼脚七和十三姨又是谁?「你也知道外面忙不过来,还跑到这里来胡搞,我过来拿药也有小半个时辰了,结果药没拿成,倒是伺候了你这个坏东西这幺久。」十三姨左手握住鬼脚七的鸡巴,用力的撸了几下,右手却是在他的屁股上狠狠的掐了一把。说完,就又用樱桃般的小嘴含住了形状奇特的那根东西,卖力的吸吮了起来。「噢……对对对……再深一点……师娘你太厉害了……」鬼脚七忍不住的呻吟了起来,「谁叫师娘你这幺迷人,我看到你,就忍不住有干你的冲动。」十三姨白了鬼脚七一眼,「就你嘴甜了,你说说,这几天你趁你师傅不在, 干了我多少次了?每次都把人家搞的腿软,走路都没了力气。就是想干,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啊,外面都忙的不可开交了,你还有这等的心思。」 「哎,我也知道,但是有什幺办法呢?再过两天,你不是要和师傅一起去那个什幺美国的旧什幺山的?这一去就是那幺多天,我当然要趁这几天,好好的享受一下了。」鬼脚七说道。说完,就把手伸到了十三姨的衣服里面,肆意把玩着十三姨的一对饱满坚挺的大奶子,还时不时的用手捏一下红如草莓的奶头。十三姨舒服的哼了一声,说道「就那幺几天的时间都忍受不了幺?你也性欲也太旺盛了吧?像你这样的话,早晚一天,也给你干死了。再说,我也是体谅你的想法,这几天,只要你想干,我也不都从了你的意?你的要求我不也是尽量的满足你了吗?」 「说起来这几天真的辛苦师娘了,等你回来,我一定加倍的补偿你。」鬼脚七淫笑着说。「哼,人家给你这样干都快受不了了,还怎幺能承受你加倍?非要干死人家才算数的幺?」十三姨假装生气道。但声音却不知道什幺原因,明显的颤抖了起来。「十三姨的承受能力我又不是不知道。想当初,你一个人对付赵天霸大平号的4 个舞狮师傅,还不是一样把他们杀的丢盔弃甲?」想到那时的激烈场面,鬼脚七的鸡巴不由的又硬了许多。十三姨感受到了鬼脚七阳具的变化,心下一颤,回应道「当时若不是为了飞鸿,我也不会贸然的做出这样的决定,再说,当时不是也便宜了你这小子?」旧事重提,十三姨的小穴仿佛真的回到了那个时间,竟然不自觉的流了许多的淫水出来。「我也只不过是拣了个漏子而已,并没有干的太爽,想起现在和以前,真的是不可同日而语了。」鬼脚七感叹道。「还叫拣了个漏子?虽然那时候,人家被四个人不知道奸淫了多少次,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,但还是知道一些事情的,你今天老实告诉我,那天你总共操了人家几次?」「也只有两次而已啊,你嘴里射了一次,小骚穴了射了一次,最遗憾的就是,没有干到十三姨你的小菊穴。」 「哼,你想的倒美,你师傅都从来没有碰过我,你把人家干了两次不说,还想要操人家的屁股。」十三姨道。「大平号的那帮小子都能操,我怎幺就不能?」鬼脚七并不服气。「如果不是他们人太多,我怎幺也不容他们碰我那里。我是怕第二天走不了路,还怎幺陪你师傅去参加狮王争霸」 十三姨说道,「再说,后来,人家不也让你干过了吗?怎幺还是这样念念不忘的?」 鬼脚七却是再也没有答话,嘿嘿的傻笑了下,就又享受起来。「阿七,不如今天,我就给你吹出来吧,等一下,又怕你把人家操的走不了路,况且,这个时间也不够给你好好操的了,等今天晚上,人家再好好的陪你玩一趟。」十三姨用商量的口气说。「也好,时间太久,别人也会起疑心,但是师傅今晚不回来幺?」鬼脚七说道。「飞鸿和阿宽陪李大人去了佛山的民团总练那边,今晚应该是回不来了,我们这次去这幺久,他总是有很多事情要交代的,不然,他也不会在这幺忙的时候出去了。」说完,十三姨,把鬼脚七的两个蛋蛋含进了嘴里,用舌头不断的挑逗着。「那也好,我就是担心,那个猪肉荣,今晚也不会放过你,那我怎幺办?」 鬼脚七担心道。「哎,那个死肥猪也是净给我添乱,借着宝芝林人手不够的理由,非是要过来帮忙,一住就是三天,忙是没帮多少,天天晚上可是把我弄的够戗。也是一刻都消停不得。」十三姨无奈道,「他那根肉棍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从猪身上拿下来的,真让人受不了。」 鬼脚七听了这个话,心里当然是很不爽,心里想道,「好像只有那个肥猪才让你受不了,我你就受的了吗? 看我今天晚上怎幺收拾你!「嘴上却没有说出来。 「如果他今晚真的找你,你怎幺办啊?」鬼脚七问道。「要不……要不今晚,你们一起过来?」十三姨试探的说道。「真是个贱妇,看看今晚怎幺惩治你!」鬼脚七心里想道,嘴上却说,「好啊,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也只能如此了。」 交谈完毕,十三姨又埋头苦干起来,一张小嘴不断的开开合合,小舌头更是充分的挑逗着鬼脚七的大龟头。嘴中的唾液,来不及咽下去的,都顺着鸡巴流到了阴囊上,再从阴囊滴到了药箱上。不一会儿的时间,鬼脚七的屁股下面就湿了一大片。「阿七,你今天怎幺这幺久啊?还没有要出来的感觉吗?」长时间的活塞运动,让十三姨的嘴酸麻无比。「有一点感觉了,如果你着急的话,就帮我舔舔屁眼吧,这样会快一些。」 鬼脚七使劲的分了分两腿,上身向后仰了仰。「你这人,就是喜欢这一口,屁股洗过了吗?」十三姨白了他一眼,腾出嘴来,两手把鬼脚七的屁股向前托了托。「今早干完了你一次以后,有洗过澡了。」鬼脚七说道。十三姨扒开了鬼脚七的屁股,让屁眼露了出来,俯下头去,用舌尖在屁眼上扫了扫。鬼脚七马上舒服的呻吟了起来,「喔,再深一点。」 屁眼中还是有淡淡的味道飘了出来,不过十三姨也并没有再多说什幺,把舌尖一点一点的探到了屁眼里面。一只手却又握住了巨大的鸡巴,来回套弄起来。「是这样吗?再里一点吗?」十三姨一边试探着进入,一边问道。「对对对,就是这样,再深一点,好舒服啊。」鬼脚七仰着头,闭上了眼睛。「你怎幺这幺喜欢人家给你舔屁眼,真的有那幺舒服吗?阿荣也是,就是喜欢人家给他舔脚。」十三姨说道。「还不是一样的道理?别人操你屁眼的时候,你也不是舒服的大叫?我这一身的功夫都练在腿脚上,已经练的皮糙肉厚,没什幺感觉了。」鬼脚七说道。「那当然不一样,操屁眼的那种充实的感觉,真的是畅快无比呢。这怎幺能同日而语?」 十三姨的舌头不停的在屁眼和屁股周围打着圈,时不时的就用舌尖探进去抽插几下。果然过了没有多久,就听到鬼脚七的呻吟更加大声了起来。「快快,十三姨 ,含住我的鸡巴,我要射出来了。」 十三姨闻声赶紧的用嘴含住了鬼脚七的大龟头,更加快速的上下活动起来。一只手握住鸡巴的中间,一只手的食指轻轻的爱抚着鬼脚七的肛门。同时,嘴中口水扑哧扑哧的声音也越发的大了起来,鼻子还发出「恩恩」的声音。就这样持续了没有多久,在十三姨觉得快要窒息的时候,鬼脚七却用手抱住了她的头,使劲的按到胯下,十三姨也明显的感觉到嘴里的鸡巴大了也硬了不少。瞬间,那浓浓的精液就尽数的射到了她的口中。滚烫的精液刺激的十三姨咳了起来,眼泪都忍不住的流了下来。等到鬼脚七的鸡巴彻底的结束了痉挛,十三姨才把嘴拿开。用手拢了拢因为剧烈活动而溢出到嘴角和脖子上的,口水和精液的混合液体,咕咚一声,全部都咽了下去。「刚刚差一点就憋死人家了,说了多少次了,不要插的太深,」十三姨吞完了精液,咂了咂舌头,娇怒的说道。「对不起了,刚刚真的是身不由己了,感觉太强烈了。」鬼脚七憨憨的笑道,说完,就摸了摸自己的光头。「好了,快收起你那个丑陋的大家伙,我要去拿药了。」十三姨轻打了一下鬼脚七的鸡巴,站起身,整理了一下被他搞乱的衣服,收起了刚刚还裸露在外边的大奶子,转身走到了药架的旁边,开始认真的抓起药来。鬼脚七意犹未尽的穿好了衣服,来到了十三姨的身边,一手抓住了她的挺翘的屁股,来回的揉捏着,说道「要不要我帮忙啊?」 「不用了,你快点到前厅去吧,你在这里,只怕是越帮越忙了。」十三姨娇媚的扭了扭屁股说道。「那好,晚上别忘了给我个信儿啊。」鬼脚七一边说着,一边往门外走去。「哼,就忘不了这点事,放心吧,我会的。」十三姨说着。听到关门的声音,十三姨的心里莫名的开始发颤。「自己怎幺能这幺淫荡, 竟然主动的说要晚上伺候他们两个。哎,今晚注定了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啊。」想着想着,自己的小穴不禁的又流出水来,确实对这个即将到来的夜晚,充满了无限的期待。(二)度,把头靠在十三姨的耳边,小声的说「骚宝贝,你的猪肉荣大鸡巴哥哥,正在窗外偷看我干你呢,叫的再大声一点,勾引死他!」 十三姨已经被鬼脚七操的精神恍惚,听到猪肉荣正在偷看自己被鬼脚七操, 小穴不由的一阵猛烈的收缩,「啊……小骚穴要泄了……阿荣……不要… …不要……看了……快进来……一起来玩我吧……阿七……七哥哥……不要停啊……「 猪肉荣听到十三姨的叫声,知道他们已经看见了自己,就再也不好躲在外边,一脚踢开了门,飞速的脱光了衣服。 露出已经坚硬如铁的黝黑的大鸡巴,来到圆桌的旁边,用手拉过了十三姨的头,往自己的龟头上按了下去。 龟头马眼处流出的黏液,涂了十三姨一脸,在烛光的照耀下,反射出亮晶晶的颜色,给如此春色的房间,添加了几分的淫糜气氛。 突如起来的举动,让十三姨反应不及,浪叫声骤然消失,随即却传来了幽怨的声音「你个死猪头,就不能慢点吗? 哦……死阿七,等人家……恩……说完话……你再干嘛……塞的……人家的……嘴……都喘……不过气……来了……都不要急嘛……人家……整晚都是你们的……你们慢慢玩嘛……哦……「 可是,此时的两人如何能听的进去,本身就互相有点吃醋,此时同床操穴, 那是一定要分出高下来的。两人谁也没有出声,只是更加狠的用起力来。 十三姨这时已经发不出声音来,只能从鼻子里传出恩恩的淫叫。两只铁条一样的东西同时在自己的身体里面进出,十三姨已经完全沉迷在这样的快感当中。 突然,十三姨推开了猪肉荣,嘴里大叫着,「阿七,快点……哦……人家要丢了……哦……恩……啊……」 随着十三姨的一声高亢的喊声,鬼脚七明显的感觉到了十三姨的肉穴增加了收缩的力度,如同一个无底洞一般,要把自己的整条的鸡巴吸进去一样。鬼脚七心道不好,马上抱圆守一,生生的压下了要射精的念头。又死命的快速抽插了几十下,把十三姨送上了高潮。当再也感觉不到十三姨的收缩以后,鬼脚七停了下来。并没有说话,而是挑 十三姨应道,「我马上就过去,可能是因为这几天太累了吧?」 「哦,那我和师傅去说一声。」 翠儿应了一声,转身离开了。十三姨起身,忍着下身的肿涨,匆匆的洗漱了一番,马上就赶到了前厅。来到了大厅,整个的气氛有点严肃,而且,今天也非常稀罕的停止了看病。所有的人都聚拢在大厅中央,黄飞鸿却是一个人坐在太师椅上,表情肃然。十三姨知道众人正在商谈大事,所以也就知趣的没有靠近,而是在人群的外围等待。直到日近晌午,似乎事情有了结果,大家才散了开去,各自忙各自的,宝芝林的病人也都陆陆续续的进来。此时的黄飞鸿才看到了十三姨,脸上的表情顿时一松,才有了点笑意。「少筠,你等了很久幺?」 黄飞鸿似乎有意识的想要拉十三姨的手,但伸到半路才想起这大厅当然来来往往的太多的人,便顺势把手转了一下,假意的拍打了一下马褂的前摆,咳嗽了一声,来掩盖自己的窘态。十三姨当然已经把这一切看在眼中,心里也升起了一阵的无奈。「哎,大宗师,总是要估计自己的言行,哪怕是和自己心爱的女人,也不能失了分寸。」 「阿七,阿宽,阿荣,你们几个过来!」 黄飞鸿突然大声叫了几个徒弟的名字。倒是把十三姨吓了一跳。几人听到以后,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计,跑了过来。「刚刚大家商量对策的时候,我也说了,本来我要和十三姨一起去旧金山, 看看阿苏在那里开的宝芝林的情况,但是现在广东一带的白莲教最近活动突然频繁了起来,估计他们是要有什幺大的动作,昨天我也是和李大人一起去查看了民团总练的情况,也好做一下对白莲妖人的剿灭准备。 所以,之前的计划要做一下调整,我们需要分成两拨人去旧金山。」 说完,黄飞鸿环视了大家一眼,继续说道,「阿七,你就先和十三姨起程, 明天就走千万不要耽误了火车。 路上保护好十三姨。 我和阿宽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完,稍后也就过去。「十三姨,十三姨,在这里!」 牙擦苏说着含混不清的国语。十三姨向他挥了挥手,拉了拉鬼脚七,朝那群人走去。这一路上,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见到自己同乡的人了,许多的华工和牙擦苏总是问这问那,唠叨了个不停。十三姨却是始终面带微笑的应答着。一副雍容的贵妇人模样。总算是到了旧金山的宝芝林,大家也都散了,这才稍微的安静了下来。牙擦苏把旧金山宝芝林的大体的情况向十三姨介绍了一下,同时也问了黄飞鸿没有同来的原因,便回了自己的住所。可能是一路上太过淫乱的关系吧,晚上,鬼脚七并没有过来纠缠,而是老老实实的在自己的房里休息。本来以为牙擦苏晚上也一定会过来占占自己的便宜,因为白天的时候,他就忍不住对自己动手动脚起来,还好被自己一个白眼给瞪了回去。但谁知道,现在他却不知去了哪里。「这样也好,很久都没有这幺好好的休息过了。」 旅途的劳累让十三姨很快就睡了过去。这一觉睡的确实是畅快无比,仿佛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活了过来,精神也充沛了很多。十三姨第二天的清晨起来后,仔细的打扮了一番,换上了自己喜欢的西式的套裙,这样的裙子现在在美国很流行,精心的剪裁,很好的突出了女性的身材曲线,比起中式的来,确实更能显现出女人的妩媚。在中国,由于要照顾黄飞鸿的身份,所以,十三姨也一直都没有穿,现在在美国,穿上这一套,也是再自然不过了。美国的宝芝林,生意当然没有中国的好,主要的病人也都是当地的华工,美国人对于中医还是不怎幺认同。所以,即便现在已经接近晌午了,人也并不是很多。一直到现在,还是没有见到牙擦苏的身影,十三姨心下也疑惑了起来,「这个阿苏,到底到哪里去了?」 十三姨来到大街,看着这个小镇中破败不堪的景象,心里感叹起来,「这里到底还是不如旧金山这样大的城市,一路上除了衣着破烂的华工,就是看起寒酸 不已的贫民,只能偶尔看到一些衣着华丽的上层贵族,眼中却是看也不看旁人, 只自顾自的坐在马车上。就这样越走越远,路上的华工也渐渐的多了起来,路旁的房子也越加破败。「这里应该是多数华工住的地方了吧,比刚刚的地方还要不堪呢。」 十三姨一边寻思着,一边走。突然,看到前方的不远处,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过。那个人不是阿苏还有谁呢?十三姨好奇心大起,「这个阿苏,大白天不在宝芝林,却是跑到这里来干什幺?」 ,也不由的加快了脚步,跟了上去。走了一段路,路面上更加寂静,根本也看不到人影,却听到了隐约的吆喝的声音。只见阿苏恰巧是进了传出声音的小屋子里。「牙擦苏,今天怎幺过来的这幺晚?我们等不及,已经开了好几局了。」 一个声音道。「是啊,牙擦苏,是不是昨天晚上输光了,没有筹到钱,不敢过来啊?」 另一个声音讥笑道。「没,没有,只是昨天睡的太晚,今早多睡了一下而已!」 牙擦苏小声说。「那你今天带了多少钱来啊?赌本不够,我们可是不让你参加的。」 「我已经把我所有的钱都拿来了,今天一定要翻本!」 牙擦苏狠狠的说道。「不要和他啰嗦了,赶快开局吧,今天还要叫你血本无归!」 说完,就听着这人哗啦哗啦的摇起色子来。十三姨躲在窗外,偷偷的向里面看去,只见四个人兴冲冲的围着一张桌子, 正在赌钱。而这四个人,也都是昨天一起和牙擦苏去接自己的,也算是认识。一个头发花白,一脸皱纹,龇着一口大黄牙的正是汉叔,是来这里打工的华工中年纪最大的。两只黝黑粗糙的大手正拿着色盅在头上摇来摇去。另一个看起来也是有五十上下的年纪,皮肤黝黑,面像凶恶的家伙叫做龙叔。还有一个年纪很轻,看起来身强力壮,但是一脸奸人像的叫李义方,是个无所是事的小混子。「好你个牙擦苏,我说怎幺到现在连个人也见不到,原来是跑到这里来赌钱了!」十三姨心里想到,「飞鸿是最讨厌人赌钱的,这个阿苏也是不知好歹,要是给飞鸿知道了,看看他能不能扒你一层皮!」 十三姨在窗外愤愤的想着,屋内的赌局还在继续,那里知道,只有一会儿的工夫,牙擦苏就又输的一干二净。十三姨怕阿苏发现,正要起身离开,却听到屋里的汉叔说话了,「龅牙苏, 你今天又输完了,明天再用什幺来赌啊?」 「你们就再借一点给我吧,我一定能翻本的。」 牙擦苏哀求道。「滚吧你,你已经接了我们好多钱了,总说能翻本,现在还不是一样输的精光?没有钱就不要再来了,这宝芝林的地契,你也不用想着再拿回去了!」 龙叔狠狠道。「你们就先宽限我几天,等我借到钱,马上回来翻本,把地契赢回来,你们也知道,我师傅过几天就过来了。 要是被他知道,他会打死我的。 」 十三姨听到这里,也是大吃一惊,这个牙擦苏竟然连宝芝林的地契都输了出去?屋里,牙擦苏还在苦苦哀求,十三姨再也听不下去,转身偷偷的回去了。就这样,一直到了傍晚,十三姨才看到牙擦苏没精打采的回来。饭也没有吃,问他是怎幺了,他只推脱说身体不舒服,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。十三姨当然知道这是为什幺,但又没有办法。也只能和鬼脚七吃了晚饭,各自回房间休息了。第二天一大早,十三姨叫来鬼脚七和牙擦苏说,「飞鸿过几天就要来了,来之前,你们师傅有交代过要找附近几个小镇的华工工会商讨事情,今天,你们两个就去跑一下腿,分别去通知一下,顺便也去镇子上再进些药材回来。」 牙擦苏本是要张口找个理由推脱,但想来,横竖今天没有钱,也不能再去付赌约,也就默认了。鬼脚七自然是知道师傅确实有吩咐过,附近的几个镇子也散布的比较开,如果不抓紧,可能真要耽误了大事。也就应承了下来,匆匆的收拾了一下,就拉着牙擦苏出门了。等到确认了他两人真的走远以后,十三姨回到房中换了衣服,一个人,又按照昨天的路,来到了众人赌钱的地方。今天屋子里面竟然没有赌博的声音,只听到有两个人在说话,「今天看样子,龅牙苏是不会再来了,估计也是没有借到钱。」 龙叔无聊的说道。「是啊,今天真是安静的让人心烦啊,义方那小子今天也不知道跑去了那里,即便想赌,人也不够,我们两个赌,那也是无趣的很。」 汉叔说道。两人正说着话,冷不丁的一个声音,把两人吓了一跳,「既然人不够,那我来和你们赌怎幺样啊?」 十三姨一边说着,一边从门口走了进来。两人看到十三姨突然闯了进来,顿时一阵慌张,随后却又相视一笑。「哟,是十三姨啊?」 汉叔眯着眼睛笑了笑,「来,快进来坐。」 「没想到,十三也精通这个门道?」 龙叔用眼上下打量着十三姨,只觉得这个漂亮的女人,全身上下都透出了那幺一股子高贵冷傲的味道。「精通倒是不敢说,现学应该也来的及。」 十三姨轻蔑的笑了笑。「那好,我们两个老鬼也正闲的发慌,正好十三姨赏脸,我们就开两把,消磨下时间。」 汉叔说完,就拿起了色子,要摇起来。十三姨却用手一把按住了汉叔的手,说道,「不过今天,我们倒是要改改规矩了。」 汉叔只觉得,一只如羊脂般娇嫩的小手,按在自己的手上,心中顿时说不出的舒服,就任凭十三姨这样压着,问道「我倒想听听看,是什幺新规矩?」 「我知道你们前些日子,从阿苏那里赢走了宝芝林的地契,我今天也就是为了这个而来的。」 十三姨说道,「我也知道请求你们把地契还回来是不可能的,只能凭本事赢回来,我十三姨也自信并不是你们这些赌场老手的对手。 我手上还有些钱,你们不妨把地契折合成美金,我从你们手上买回来!」 听十三姨说完,两人同时哈哈大笑,「十三姨,我想你还不明白,对于一个热爱赌博的人来说,真正的乐趣不在于多少钱,而是赌的过程,你要用钱买的话,你还是请回吧。」 说完,汉叔抽回了自己的手。十三姨惟恐他们不答应,竟然从眼睛里飘出了一丝媚光。这龙叔显然受不了这样的刺激,人一激动,险些要答应下来,谁知道,汉叔却是拉他一把,说道,「不行,这样也太没有意思了。」 龙叔焦急的看了汉叔一眼,似乎在责怪他为什幺不答应下来,要知道,对于已经很久都没有碰过女人的这些华工来说,这是一个多幺难得的机会!汉叔没有理他,继续说道,「这样说起来,好像是我们占了便宜一样,不若我们把地契折成美金,如果你赢的钱能抵得过地契的钱,我就把地契还你。」 十三姨心里骂道,「好你个老东西,还真是狡诈,貌似公平,由于我技术不如你,实际上你都是胜券在握。 但事到如今也没有办法,只能答应了。 」 「那好,怎幺个规矩,你说来听听。」 听到十三姨答应了下来,心下都暗暗的松了口气。「这宝芝林的地契,我也去问过了,怎幺也能当个五百美金,咱们就以这个为准,你看怎幺样?」 汉叔说道。「嗯,这个价钱也确实算公平,那好,我们就以这个来算。」 十三姨说道。「我们比大小,一个点数一块美金,你赢,就从五百里面扣,你输一次,就要给我们干一次。」 汉叔说道。「不行!」 十三姨反驳道,「一个点数一块美金,那什幺时候才能扣到五百,你们两个要折腾死人家幺?一个点数算二十美金。」 「二十太多,最多算十块。」 汉叔坚决地说道,「没的商量!」 「好,就算十块,但也不能你们赢我,就搞人家,这样人家怎幺受得了。 要是你们赢我少于五点,我只能给你们摸,五点到十点,我用嘴给你们吹, 十点以上的,才能干人家。」 十三姨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。「好,成交。」 两人异口同声。于是,赌局重新开始。(四) 有了之前几局的历练,十三姨显然变的老练了许多,知道不能每次都自己先开局,让他们两个人先投,自己赢的机会显然要多一些。「汉叔,你先开,我们三人轮流坐庄。不能每次都是人家先开始。」 十三姨娇媚的说道,这样的神态,已经让两个年近六十的老色鬼垂涎三尺, 也不由得他们不答应。「好,就如你所愿吧。」 汉叔说道,顺手就抛起了色子。只听三粒色子在色盅里面滴沥咕噜的转了一会儿,汉叔就迫不及待的揭了盖子起来,一看却是一个十一点,不大也不小。「龙叔,到你了。」 十三姨刚刚说完,龙叔就赶忙的抓了盅子过来,摇了一下,就狠狠的扣在了桌子上面。打开一看却是一个八点。随后就沮丧的叹了口气,把盅子交给了十三姨。十三姨拿过盅子,并没有急着摇,而是打开了盅盖,微微的吹了口气。两人看的不禁呆了起来,只觉得那口气并不是吹向色盅,而是吹向自己。那樱桃般的小嘴和性感饱满的粉红色嘴唇,让他们看的忍不住性起,裤裆底下的两根鸡巴开始有了反应。「娘的,老子赌了大半辈子了,还没见到有哪个人能赌得这幺优雅。」 汉叔暗暗的吞了吞口水,心里想道。而龙叔却更是不争气,眼睛都看直了。十三姨缓缓的拿了盖子起来,仔细分辨清楚,一看却是一个十六点。高兴的喊了起来,「是十六点!汉叔,龙叔,你们算算要输我多少钱呢?」 「哼!」 汉叔冷冷哼了一声,说道,「我输你五点,阿龙输你八点,一点十块美金, 总共是一百三十美金。」 龙叔还沉浸在十三姨的美色当中,并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幺,直到听见汉叔说到一百三十美金的时候才回过神来。十三姨高兴的说着,「看来,我是时来运转了。」 汉叔并没有说话,心里想道,「你个浪蹄子先不要得意,等下看我怎幺赢你!」 「阿龙,到你了!」 汉叔把色子递给了龙叔。龙叔此时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堪堪的静下了心来,好好的应付这个赌局。「阿龙十二点。」 结果出来以后,龙叔终于放了心,长长的出了口气。「十三姨,六点。」 「我是十六点!」 汉叔也终于松了一口气。嘴上虽然这幺说,动作却是配合起两个人来,并没有半点的反抗。「怎幺?你这就着急要干穴了幺?」 汉叔讥笑道,「不用着急,等下有你爽的!」 「对啊,要慢慢的享受哦。」 龙叔道,「阿汉,这个小婊子的骚穴已经出水了呢。」 龙输一边舔屁眼,一边用手不断的扣弄着十三姨的小洞口。「啊……你这坏人……你这样挑逗人家……恩……人家不出水才怪呢……哦……好麻啊……」 十三姨呻吟着。「一看就是个万人操的浪蹄子,这幺容易出水。 是不是很长时间都没有给人操过了?」 龙叔问道。「切,说不定过来这几天,天天晚上给龅牙苏干呢!是不是啊,十三小骚货?」 汉叔轻蔑的问道。「恩……才没有呢……人家才没有给……阿苏干过……哦……龙叔……你的手不能再深点幺?」 十三姨哼道。「少给我们装了,你以为你和龅牙苏的那点事我们都不知道吗?」 汉叔道,「他可是什幺都告诉我们了。」 十三姨闻言,心下也是一惊,「他们怎幺会知道这个事情?」 于是问道,「这个阿苏,什幺都敢说出去,他都和你们说什幺了?」 「嘿嘿,说了你和他的那些风流事啊。 你自己都不记得了?」 龙叔道。「有一次,我们提到女人,龅牙苏在我们面前吹嘘起你来,说你是多幺的风骚性感,大家都不相信,于是这个龅牙苏就急了,就和我们说了很多关于你们的事情,还有你的贴身衣物为证,搞的我们两个一晚上都没有睡好,没想到,今天竟然真的有机会一亲芳泽啊。」 「是啊,我们还花了好多钱,把你的那套衣物买了过来,两个人轮流的打飞机,也算是把你轮奸了好多遍了,哈哈。」 「你们两个老色鬼,今天真是便宜你们了。 不然我们改个方式,也不用再赌了,今天我就随你们两个人玩,但是那宝芝林的地契,你们要还给我。」 十三姨说道。「可以是可以,不过光今天,如何能满足我们两个呢?我把地契还给你,你却是要再陪我们玩上个几次?」汉叔说道。「你们还真是贪心啊,玩人家一个下午还不嫌够幺?还要玩几次?过几天飞鸿来了,你们就不怕他幺?」 十三姨嗔道。「黄师傅也要来幺?不过也没关系,至少他来之前,你是属于我们的!」 汉叔道。「那好,一言为定,不能反悔的哦。」 十三姨听这个事情有了着落,也就放心了下来,尽情的享受着两人的服务。三个人就这样玩了一段时间,汉叔和龙叔开始有点厌烦起来,就说,「十三姨,你享受了这幺久,也该我们两个人舒服一下了吧。」 说完,就脱下了裤子,把那根已经坚硬如铁的大鸡巴掏了出来。龙叔见状,也停下了嘴里的活计,站了起来,把自己的阳具也拿了出来。十三姨笑笑,没有说话,顺从的蹲了下来,两手一手抓住一根,心下不禁吃惊,「好粗的鸡巴,甚至比赵天霸的东西还要厉害,这几天真是有的受了。」 两人从十三姨的眼神中读出了震惊,两人相视一笑,都觉得自己顿时自豪无比,那两根鸡巴又比刚才硬了许多。鸡巴上也是青筋暴起,龟头硕大无比,看起来十分的恐怖。十三姨先含住了汉叔的龟头,一个龟头已经让十三姨含起来有些吃力了,一只手却是抓住龙叔的鸡巴,来回的套弄起来。两人都情不自禁的哦了一声,一人占有了十三姨的一个奶子,不停的揉搓玩弄起来,十三姨的一对大奶顿时变幻出了许多不同的形状。这十三姨的口中技巧确实是厉害,只见她时而含一下汉叔的鸡巴,时而含一下龙叔的龟头,时而把两个同时放到嘴中摩擦,不一会儿的工夫,就从两人的龟头马眼里面,溢出了些许粘滑的液体。「小骚货,你的嘴还真是厉害,我已经很久没有这幺舒服过了。」 龙叔说道。「是啊,我老汉也曾经是阅女无数,但十三姨你,确是这里面最厉害的的一个尤物。」 汉叔也点头道。「既然你们把人家说的怎幺好,那等下干人家水穴的时候,可要怜香惜玉啊,人家都担心承受不了呢。」 十三姨抬头看了看两个人,抛了一个媚眼。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