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古典武侠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变身修真记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7-29 00:01:02   


    变身修真记-第17章使忘忧听了红波姊的介绍,觉得自己的运气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好,『千精归一』光是名字听起来就非常的让人兴奋,从变成女人到现在,已经有一千个男人的精液,被我的炼精炉给炼化了啊,想想前段时间还是男人的自己,又想了想变成女人以后所做的事情,感觉就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,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自己的路往下应该怎幺走,难道真的要做一个离开男人,就活不下去的,什幺天阴教的三护法吗?我在心里问着自己,红波姊见我不说话,她毕竟是一个快八十岁的人了,社会经验何等的丰富,光是看一眼,可能就已经知道我在心里想什幺了,走过来,坐到了我的身边,用手摸了摸我的头发,对我说:「三护法,不要想的太多了,妳要知道人生就有如一场梦,妳的经历可能比我们都要奇特,在这个世界中每个人都是渺小的,妳做什幺都没有办法逃脱天意的安排,既然天意是这样的,妳也不要太强求了,一切还是顺归天意好。」 『天意』,我碰到的一切,红波姊用天意两个字就全部都给概括了,是啊,在我身上发生的一切如果不是天意的安排,那幺又能够是什幺呢?只是这天意对我也太残忍了一点,把我的人生变的如此的下贱,不但把我变成女人,还要把我变成人尽可夫,就连老爸要干我,我也是没有办法拒绝的这幺一个人,不由的想起了初中时候念过的一篇古文,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将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…… 突然我发现了不对劲,在变成女人的这段时间里,我不管是从心理上还是身体上都已经转变的很彻底了,为什幺我在心理上又突然转变了回去呢?难道是因为我的姹女功到达了第三层的境界,想一想也不应该啊,姹女功不管怎幺说也是淫功来的,怎幺也不可能让人练着练着觉得自己很下贱吧。其实这个时候,我还不知道我只所以会变成这样,完全是因为清心寡欲经的缘故,我的姹女功本来是师傅结合了魔道两家的心法所完成,后来又被我和老姊加入了佛家的心法,这样一来在我的体内就会形成一种自然的平衡,以前的人修练不管是练道,还是练佛或是练魔,时间一长就会被心魔所控制,而我之所以在进入姹女功的第三重天以后变成这样,就是因为我体内的心魔已经没有办法再影响我的情绪的缘故了,从现在开始我就又做回了完全的自我。「小静,我突然发现妳变的也和苏姊姊一样,让人看不出真实的年纪了啊。」老姊突然对我说,打断了我的思路。「是吗?」我摸了摸自己的脸。苏姊姊见老姊这样说,就又认认真真观察了我一番,对我说:「是啊,确实是这样,妳老姊不说我还没有在意,她一提,就能看的出来了。」 第一次和苏姊姊见面的时候,我就被她的这种感觉所吸引,现在我自己也变成这种样子了吗?赶紧跑到镜子前,对着镜子,我的第一感觉,就好像我是在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人,虽然我知道那就是我,并且在外表上跟以前的仍旧一摸一样,我想如果晚上我上厕所的时候突然看到镜子中这样的自己,肯定会被吓死,这还是自己吗,我惊呆了,在心里问自己。就在我被自己的改变惊的不知所措时,红波姊的手机铃声想了起来,红波姊拿起电话一看,对我们说到:「是大护法。」接了电话,大护法问我们下午有没有空,苏姊姊说:「有。」大护法就要我们到她的别墅去,她还有事情要跟我们说。正好我们也要把我姹女功突破第二重天的事告诉她,打扮了一下,就驱车前往了,到了苏姊姊的家,苏姊姊已经准备好了很多好吃的在等我们,她看到了我气质改变以后,一下子抱住了我,激动的说:「恭喜妹妹了,今天看妳的样子,就知道妳已经是突破第二重天达到第三重天的境界了。」我笑着点了点头,坐在沙发上,由于是穿着正装,坐的都不怎幺舒服,老姊提议衣服都脱了,反正也没有外人,要是换到前段时间,我肯定会没有任何意见,就跟她们一起就把衣服脱了,可是现在我不知道这幺做到底是对还是不对,看着她们都开始在脱衣服,我不脱也不好,在心里叹了口气,脱下了自己的衣服。苏姊姊叫我们来也没有什幺正经事好说,就是告诉我们一些注意事项,让我们增加一些江湖经验,红波姊已经在慢慢的告诉我们了,在告诉她我是如何突破第二重天的境界后,她笑了笑说:「妹妹真的是好运气,以后我要加紧修练了,不要做姊姊的被做妹妹的赶超了。」 我也跟着笑了笑说:「不会的,怎幺会呢,再说了我们姊妹也不要再分彼此了,等找到二姊以后,我们三姊妹就姊妹齐心了。」见我这幺说她非常的高兴,我感觉不到她任何对我的妒意,可能是我多心了,在恢复了本性后,我对于前段时间变的傻乎乎的淫荡样感觉很后怕。聊天聊了好久,坐的也有点累了,随意的向窗外看了一眼,才让为我想起来,苏姊姊这里还有一个游泳池,我在小时候被老妈强迫在体校里进行了一年的训练,虽然由于天赋不足被刷掉了,当时搞的老妈还很失望,但怎幺说也是经过职业训练的,姿势非常的标准,以后一有空就去游泳池游泳的。就问苏姊姊游泳池可以不可以游泳,苏姊姊当然说可以,我就向她借一件泳衣,准备游一会,一听见我要借泳衣,她们几个人就在哪里起哄,说:「要什幺泳衣啊,裸泳就可以了。」我看了看她们,笑笑没有搭理,苏姊姊见我坚持要泳衣,就把我带上了楼,让我在她的衣柜里自己挑,并笑着告诉我:「虽然她有很多泳衣,可一次也没用过。」说完还『咯、咯』的淫笑了两声。看着苏姊姊的样子,心里替她惋惜了一下,觉得这幺美丽的一个女人怎幺会变成这样的,我却没有想到在,我自己做淫荡事情的时候,可能也有人在为我惋惜。被他一声静儿叫的直起鸡皮疙瘩,想不通昨天以前的自己,怎幺会喜欢这样一个用卑鄙手段得到自己身体的混蛋。「没有干什幺的,在游泳,你从上海回来了吗,有没有给我带东西啊。」我笑着对他说,今天的我,虽然已经从对他的那种迷恋里挣脱了出来,但是我对他却也没有恨意,毕竟他除了用卑鄙的手法得到我之外,别的对我都很好。「呵呵,怎幺会忘记妳啊,给妳带了好多东西,晚上带给妳啊,我七点钟过去,真想吃妳烧的冰糖肘子啊。」他在电话里对我说。有心想拒绝,可是考虑到拒绝他后,带来的后果,我犹豫了,小声在电话里对他说:「好的,我马上去买。」 苏姊姊她们已经知道我和这个张局长的关系了,听老姊说的,赵家姊妹和老姊对他都很反感,苏姊姊却要我好好抓牢这个人,必要的时候可以用姹女功的『忘忧功』,毕竟这些有权有势的人对我们天阴教以后的发展是很有助益的。在和男人做爱的时候使用忘忧功,效果就好像让这个男人吸毒一样,在以后和别的女人做爱时,感觉就跟嚼蜡一样没有味道,只有再和对他施功的女人做爱才会有感觉,如果那个女人不再跟他做爱,或是做爱的时候不再对他施忘忧功,他就会向吸毒的人,毒品发作一样变的生不如死,成为一具完全听命于对她施功人的行尸走肉。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